吴文浩:中智法权纠纷(1924-1925)

——兼论近代在华享有治外法权的国家数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6 次 更新时间:2019-08-27 01:12:10

进入专题: 叶清和案   智利     治外法权  

吴文浩  

   内容提要:1924-1925年,因叶清和案,北京政府与智利及列强在华外交团、驻沪领事团就智利是否享有治外法权进行了交涉,最后成功使智利放弃治外法权的要求。中智条约中并未明文规定智利享有治外法权,但北京政府此前曾承认智利享有此权,在1922年转变立场,否认智利的权利。北京政府政策的转变反映了修约史的另一面向,也表明讨论哪些国家在华享有治外法权时,必须要注意条约规定与条约解释的区别,通常认为享有治外法权的挪威、瑞士,根据国际法条约有效性的解释,实际上并不能享有治外法权,但民国时期的中国政府并未能严格坚守这一原则。

   关 键 词:叶清和案  北京政府  智利  治外法权

  

   在近现代中外关系史的研究中,有关条约的研究多侧重于条约的缔结、取消方面,对条约本身的研究相对较少,实际上有时由于条约的模糊性,条约的解释成为缔约国之间及利益相关国之间斗争的另一重要场域。本文以1924-1925年间中国与智利围绕1915年中智条约是否给予了智利治外法权的纠纷为中心,指出北洋政府修约史的另一面向,说明在讨论有关享有治外法权的列强数量等问题时,需要注意条约规定与条约解释的区别。

  

   一、叶清和案引发的中智纠纷

  

   1924年3月7日,外交部特派江苏交涉员许沅致电外交部:“中智条约未载明智利国民享有治外法权,该国领事则谓应享治外法权,殊无依据。现因有案在会审公堂待讯,乞迅赐核明。”①即智利驻沪领事对中智条约是否给予了智利治外法权,与中方有不同意见,由此牵涉到会审公廨是否有权审理智利侨民所涉案件。外交部复电许沅,指出:“中智条约第二条所称领事享有之权利,应以普通权利为限。因照国际公法原则,最惠国条款仅限于商务上权利,领事裁判权属特种政治权利,当然不能包括在内。且历来中外订约,关于此项权利,均有明文规定,中智条约既未规定,自未便许其享有。”②因此,只能以无治外法权国侨民对待智利人,租界内的会审公廨有权审理此案。③

   许沅电报中所说的“有案在会审公堂待讯”,指的是叶清和案(Yeh Ch’ing-ho Case)。该案在当时有一定影响,其大致情形如下:

   叶清和家住公共租界新闸南成都路206号,他声称1924年1月28日早晨6时,一群人持械侵入其家中,抢去价值5000洋元的财物。经侦察,巡捕房抓捕了嫌疑人刘阿福,押往会审公廨待讯。叶清和的包车夫沈阿二亦参与了抢劫案,逃往华界,被淞沪警察厅拘捕,后移交新闸捕房。2月4日,会审公廨开庭审判此案。叶清和的律师甘维露要求严惩凶犯,而刘阿福的律师称刘氏系被叶氏诱骗到租界外,导致被内地官厅逮捕拘押,且受到非刑殴打,导致身体受伤,而且刘氏乃日商所雇之人,应由雇主领回,延期审判,并提供了医生的验伤证明。沈阿二的律师亦指沈氏被内地官厅殴打,要求验伤。经关絅之与陪审员协商,判决叶清和交保3000元,刘阿福押回,沈阿二送往医院验伤。④

   2月12日,会审公廨再审此案。叶氏的律师称当时为沈阿二开门的女仆仅认识歹徒中的沈阿二,而沈阿二被捕后的供词中招认了刘氏参与抢劫,承认刘氏确曾被带往内地官厅询问。被告律师则称曾向内地官厅询问此事,得到的答复是并无欧打事,刘、沈两人与该案无关。经判决,刘氏交保500元,沈氏具结出外,候期再审。⑤

   2月14日,会审公廨再次开庭审理此案,叶氏与刘氏律师互相辩驳,最后会审公廨“以此案不实不尽,宣判将案注销”,发还叶清和的保单;沈阿二未到庭,系藐视法庭,择期再审。⑥

   刘氏以无故被诬、心有不甘为由,延请日本律师,向会审公堂控诉叶氏诬良为盗。会审公廨派员传叶氏到堂,叶氏称自己系智利国籍,享有治外法权,公廨无权对叶氏进行管辖。公廨要求叶氏到庭陈述不受管辖的理由,3月4日,叶氏遂与律师一起出庭。律师称叶氏系智利国民,享有治外法权,“惟手续尚未完备,请为展期”。代表江苏外交特派交涉员出庭的斐斯律师否认智利享有治外法权,而且叶清和此前控告刘氏、沈氏时,并未言及其乃智利侨民,要求其出示入籍执照。叶氏称执照在哈定根律师处,上次判决交保无关紧要,故未言明国籍。经刘氏律师申明不愿由日本陪审员审理此案后,法庭判决处叶清和交保1000元,提供入籍证明后,再做决定。⑦

   3月13日,会审公廨再审此案,叶氏无法提供入籍证明。不知何故,叶氏律师称其生于智利,但智利无治外法权,请求会审公堂审理此案。刘氏律师亦否认智利的治外法权,并怀疑叶氏乃中国人,冒称智利国籍。审判人员协商后,决定3月18日再判断公审公廨是否有权管辖此案。⑧

   3月18日,美籍陪审员雅克博(Jacobs)认为应待中智两国政府协商后,再确定会审公廨是否拥有管辖权。关絅之以中智条约未明确规定治外法权、最惠国待遇仅限于商务权利为由,主张会审公廨拥有管辖权。⑨

   4月24日,会审公廨再审此案。叶氏再次反复,自称生于智利,且智利领事于4月8日已经下令,在华智利国民案件由智利领事法庭审判,会审公廨无权管辖,为尊重公廨,方才出庭。原告坚持会审公廨享有判决权。会审公廨判定由双方各自提出辩论书,再作定夺。⑩4月29日,关絅之以智利无治外法权为由,宣布会审公廨有权审判此案。(11)

   虽然在领事团的支持下,智利一度向会审公廨派出了陪审员,但事实上到7月初已将陪审员撤回,叶清和案已可结束。但领事团再次认可智利享有治外法权后,智利领事又于7月中旬向会审公廨派出了陪审员,这就迫使北京政府必须坚定立场,不能承认智利的治外法权,驻沪交涉员亦要求会审公廨将叶清和案作为悬案,暂时不再开审。(12)

   笔者未见报刊中对叶清和案的后续报道,但叶氏后来因犯案两次被会审台廨判刑。一次是因其参与贩卖烟土被会审公廨判刑,另一次是其被土耳其人爱司拉控告非法获取烟土一案由会审公廨审理。据称是因叶氏自愿受会审公廨管辖,《申报》的报道中称其为广东人,可见智利领事已放弃对叶清和的裁判权。(13)

   叶清和案并非当时会审公廨受理的惟一一起与智利侨民有关的案件。3月5日,智利人海敏敦(Harrington)酒后滋事,被虹口捕房逮捕。3月12日会审公堂审讯此案时,智利领事在西班牙领事的陪同下,要求将海敏敦带回自审,公廨未满足其要求。后来,智利领事又携美籍律师到捕房要求将人犯带回,亦未果,且西班牙领事与美籍律师均声明系以翻译身份出现。(14)后因会审公廨此前已对海氏进行过审判,美籍陪审官遂同意由公廨处理该案。(15)7月19日,会审公廨审判华丰号主周瑞堂控告福昌铁厂主王云培骗取货款一案,因周氏声称系智利国籍,有入籍证书,虽情愿由会审公廨审理此案,但公廨因智利治外法权问题尚未解决,一旦将来被告反诉,其管辖权将存在问题,因此决定由瑞士领事参加陪审。(16)

   以叶清和案为起点,围绕智利是否享有治外法权,民国北京政府与智利政府及列强驻沪领事团及外交团进行了一年多的交涉。

  

   二、有关智利治外法权的交涉

  

   叶清和案之所以引起人们的注意,是因为领事团接纳了智利领事的要求,基本认可智利享有治外法权。此前中智之间虽订有条约,但智利并未向中国派遣外交官或领事官,其在华侨民数量极少,由美国领事代为保护,但侨民所涉案件曾由会审公廨审理。1923年,智利政府为了发展对华贸易,特别是直接推动硝酸钠(nitrate of soda)的对华出口,任命前驻日本使馆参赞亚西(Don Alejandro Arce)为驻沪领事。(17)1月8日,亚西正式开设领事馆,要求智利侨民前往登记。(18)

   尽管驻日公使汪荣宝发给智利领事证书时,曾向智利驻日代办声明,智利领事所享有的权利并不包括治外法权。(19)但叶清和案发生后,亚西却坚持认定智利享有治外法权,他向驻沪领事团要求将叶清和案移交智利领事馆审判,雅克博也令会审公廨检察处致函领事团,请其确定智利是否享有治外法权。4月17日,领事团竟然通过决议,“若已证明其为智利国民,其人有智利国籍者,即应移交智利官吏办理”,擅自认定智利享有治外法权。(20)时人对此评论道:“此次上海领事团竟以管辖区区数千、数百外国侨民的资格,未经邀请,公然代统治数万万或数百万的中智两国政府越俎代庖,处理如此重大之争执,我诚不懂其所根据为何种权利也。”(21)一些在华外国人支持智利享有治外法权,认为中国到1918年才开始形成不给予外国治外法权的政策,此前的中智条约虽未像中瑞(士)条约那样,注明根据最惠国待遇享有治外法权,但无疑当时的最惠国条款是包含了治外法权的,因此缺乏明文规定并不意味智利不享有治外法权。(22)但大多数外国人认为中智条约并不包含治外法权的条款。(23)

   智利领事得到了领事团的支持后,要求会审公堂不得审理智利侨民案件,并以智利国籍法采出生地主义为由,因叶清和已向智利领事馆注册,故应由智利领事审理该案。经过关絅之与雅克博的协商,叶清和案仍由会审公廨审理。智利领事派遣陪审员,参与审判,关苙之拒绝承认智利陪审员。(24)尽管叶清和案仍由会审公廨审理,但在领事团通过前述决议后,“智利国籍人民设在租界发生案件,捕房……或迳送智利领署”,许沅认为智利不享有治外法权,且此事“亦非第三国所能强为决定”,不能承认领事团的决议,并向领事团提出抗议。(25)

   外交部于5月底致函领衔公使欧登科(William James Oudendijk),指出中智条约并无治外法权的规定,中国发给智利驻沪领事领事证书时,亦声明其不能享有治外法权,此事乃中智两国间的问题,“第三者无代为决定之权”,要求公使团转饬上海领事团,撤销前述决定。(26)6月16日,欧登科照会外交部:

   上海领袖领事……之训令,并非谓上海领事团即赞成智利领事自命享有裁判权之主张,且当然亦未含有斯种用意也。惟智利领事既曾致函领事团,切实宣言中智条约实许彼以此项之权利,在领事团自不能居于国际法庭之地位,对于中智条约解释问题作一种之裁决,即公使团亦不能抱有斯等之态度。该问题……纯粹由二有关系政府交涉解决,且上海领事团之不能裁判人民请求国籍一事,甚为明显,故对于智利领事切实宣言彼享有领事裁判权之一节,领事团除训令嗣后在上海如逮捕有自称智利国籍者,应交由智利领事官办理外,实别无他法,中国官吏自可立即向智国领事要求将当事者移交处办,且领团斯种之训令实与中国官吏以要求移交之机会,遇有此等情形,领团、使团之不能干涉,自不待言,因此仅关系中智二政府之事件也。惟在上海智利领事维持其照会中之主张,告领团以条约上实与彼以领事裁判权之时期内,领团实不能取他种之行为。(27)

这份照会虽承认领事团及公使团均无权决定智利是否享有治外法权,此事应由中智两国协商解决,却将领事团的决议内容曲解为自称智利国籍者应送交智利领事确定,因此领事团的决定并无不妥。(28)这份照会,并不像陈独秀所说,“尚知理曲,不与臂助”(29),基本还是强词夺理,偏向维持领事团的决议。领事团于7月9日,再次通过决议,承认智利享有治外法权,与其他列强国民享有同等权利。(30)根据孟森的分析,列强之所以支持智利享有治外法权,是为了“留少许之有领判权团体,以免于孤露”,此前美国人统计在华无治外法权国侨民时就将智利算入,而领事团以智利领事声请即同意将智利侨民案件交由智利领事管辖,可见领事团所持理由之荒唐。(31)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叶清和案   智利     治外法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swnow.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mswnow.com/data/117913.html
文章来源: 《民国档案》 2018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全天PK10计划人工在线免费版 2019正规彩票app_2019最新彩票app大全 2019网上买彩票的平台 六福彩票 盈盈彩 凤凰体彩app_首页 2019最新彩票app大全_2019彩票送彩金app 易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