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我们应从抗日战争中吸取什么教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7 次 更新时间:2019-08-21 00:51:33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葛剑雄 (进入专栏)  

   人们正以各种形式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总结和认识抗日战争的胜利对当时、今天和未来,对中国、日本和世界的意义。日本政府对这场侵略战争的认识和态度,防止军国主义复活。

   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中日关系,中国的统一,亚洲的新格局,诸如此类的重大问题,都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研究,但作为一个中国人,最应该做的还是要反思中国在这场战争中和战争前后的作用,考虑中国自己如何吸取这场战争的教训,如何自强,如何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日本政府至今没有对这场侵略战争作过深刻的反省,没有承认应负的罪责,没有向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做过像样的道歉,也没有对中国和中国人民做过必要的赔偿。

   更有甚者,在日本国内始终存在着一股不小的军国主义法西斯势力,包括政界要人在内的一些人一直在千方百计歪曲历史,隐瞒真相,洗刷罪行,美化战犯。这有日本内部的原因,也有战后以美国为首的战胜国对日本管制不力、对军国主义势力铲除不净甚至变相扶植等方面的外部原因,但作为日本侵略战争最大受害者的中国的态度和政策也是值得检讨的。

   照理,中国既是五大国之一,又是战胜国的主要一方,是日本的近邻,在对日管制、追究战争责任、审判战争罪犯、索取赔款、保证战后和平等方面应该有很大的发言权,发挥主要作用,但当时的国民党政府不仅唯美国的马首是瞻,而且连起码的要求都放弃了。这固然与中国的实力其实远远够不上“大国”,因而在不少方面起不了作用有关,但更主要的还是蒋介石当时最关心的并不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而是如何对付共产党,如何维持他的专制独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又长期处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的敌视、封锁和包围之中,海峡两岸剑拔弩张,对日本的关系受到这一形势的严重制约。对战争罪犯的审讯不仅是为了追究他们个人应负的罪责,更重要的是为了揭露军国主义的真面目和日本侵略战争的真相,但在东京审判草草结束后,国民党政府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也形同虚设,连日本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茨大将也被宣判无罪,连同其他260名战犯一起匆匆遣返回国。

   的确有一些得到宽大的日本战犯受到感化,认识了自己的罪行,用实际行动促进中日友好,但却都留下了长期的恶果。既然中国政府承认他们无罪或只有几年徒刑的轻罪,他们就不会深刻反省侵略罪行;既然连冈村宁茨这样罪大恶极的元凶都被宣告无罪,地位在他之下的战犯就更有理由为自己开脱罪责了;既然在日本无条件投降不久,侵略罪行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没有作出全面、详尽、具体的揭露和审判,迫使日本正视自己的罪行,又怎么能指望在事过50年后日本政府和犯有战争罪行的人能自觉认识呢?

   退一步说,即使因为出于当时的特殊情况,要对战犯中某些人实行宽大,也应该首先彻底调查他们的罪行,按法律量刑,然后再加以特赦,岂能将他们的侵略罪行一笔勾销或任意缩小?

   轻易放弃战争赔款是中国对日政策的重大失误,既违背了中国人民的意愿,也无助于促使日本认识其战争罪责。用侵略手段造成了其他国家的损失,作出必要的赔偿是完全应该的,这是国际公理和国家关系的惯例。受过日本侵略的亚洲各国都已经向日本索取赔款,或保留了这样的权利,为什么受损失最惨重的中国就要放弃呢?

   日本应该赔偿,老实说,即使它赔上了多少个亿,也绝对补偿不了中国人民所遭受的巨大损失,成千万的生命是金钱买得到的吗?由这场罪恶的战争而造成中国的落后和倒退岂是金钱所能弥补的吗?其次,日本并不是赔不起。如果说在战争刚结束时,为了顾及日本人民的生存,暂缓一下索赔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那么,到了70年代日本已经成为经济大国之后,就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理由了。

   有人认为,赔偿会加重日本人民的负担,而战争的罪责不应由人民来负。这话貌似公允有理,实际是站不住脚的。国家和人民是不能截然分开的,一个国家进行侵略战争,主要责任固然应由统治者负,但国民拥护他们、顺从他们,至少是容忍他们,难道就没有责任吗?

   当年日本究竟有多少人反战?多少人为结束这场战争作过斗争?又有多少人卷入了战争?作为一个国家和国民反省战争责任的具体行动,承担一点赔款不仅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而且,赔款的数量对日本来说是完全能够承受的,根本不会影响它的经济发展。德国在战后对赔偿的态度是积极认真的,它至今还在为受害的犹太人作出赔偿。正因为如此,德国人民对战争责任的认识比日本人深刻得多,而德国的经济恢复和发展并没有因为赔款而放慢。

   还必须指出:中国与日本间的战争赔款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当年蒋介石提出“以德报怨”,放弃赔款,是出于一党一人的私利。当时中国没有民主政治,人民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愿,蒋介石的决定根本代表不了中国人民。

   从道义上说,日本政府更应该主动寻求妥善解决战争赔款的办法。至于中国的个人或团体向日本政府索取应得的赔偿,是任何人也无法剥夺的权利,中国人民的政府是一定会全力支持的,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主持正义的政府和人民也一定会同情和支持的。

   正确对待历史的前提是正确的历史事实,因此必须彻底揭露、批判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划清侵略和被侵略的界限。只有这样,才能促使日本政府和人民正视历史,才能迫使少数顽固坚持军国主义立场的人认罪。但有人片面理解中日友好,担心多讲侵略罪行会刺激日本人民,损害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

   这样的担心毫无理由,因为已经认识了军国主义本质的人不会受到什么刺激,不了解历史真相的年青人能受到教育,而对至今仍然持错误立场的人刺激一下又有何不可?对日本政府首脑和政治家来说,如果连这点“刺激”也受不了,又怎么会认识战争罪行,承担侵略罪责呢?

   为什么德国的领导人能多次访问当年的集中营和受害犹太人的墓地,主动接受“刺激”,日本领导人的神经就那么脆弱呢?美国和英国之间、欧洲一些国家之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相互间从不讳言历史上的争端和战争,更不容许混淆是非。如果为了所谓的友好而不敢谈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那两国之间连平等都谈不上,还能有什么友好关系?也有的人怕影响日本的投资和贸易,这更不成理由。

   投资不是无偿援助,贸易也是双方互利的,中国固然需要日本的投资,日本也需要中国这个市场。何况在商言商,做生意考虑的是经济利益,有钱赚的事影响不了,赚不了钱的事也求不成,与我们讲历史真相又有多大关系?

   我们应该宣传即使在战争期间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也没有中断,但同时也要实事求是地说明,这样的事例在当时毕竟只是少数,大量存在的是惨无人道的暴行。我们也应同情战争期间日本人民所遭受的苦难,但同时要立场鲜明地指出,其根源正是日本军国主义本身。

   对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的受害者、日本孤儿的同情只能以谴责战争罪行为前提,只能以同情中国成千万战争受害者和孤儿为前提。出于外交礼节对日本天皇的尊重,是建立在他正视历史、承认日本侵略责任的基础上的,丝毫不应影响对以往天皇所犯战争罪行的揭露和清算。

   出于统一战线的需要和本着向前看的精神,对一些曾经或多或少效力于日本侵略者、出卖民族利益的人宽大为怀,不究既往,不等于就能抹煞历史,颠倒是非,更不能容许美化汉奸,某些文艺影视作品、回忆录、传记歪曲历史的倾向应该引起注意。总之,我们自己如果不坚持历史事实,就等于放弃了向日本讨回公道的权利。

  

  

  

   抗日战争的胜利,当然是中国人民以数千万人的鲜血和生命、难以计数的财产损失换来的成果,是全民族在反抗侵略的大旗下团结起来,不屈不挠奋斗的结果。不过,要是没有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支持,没有反法斯战争的全面胜利,尽管最后的胜利必然会属于中国,但战争的进程会更艰难,战争的时间会更漫长,中国人付出的代价会更加惨重。

   我们不必、也不应该讳言这样的历史:

   当日本侵略军炮轰北大营时,关东军对东北军并不拥有整体上的优势;当他们在芦沟桥发动进攻,在上海挑起战火时,中国并不是没有备战的时间和力量;尽管中国有过平型关、台儿庄、昆仑关的辉煌胜利,但往往比侵略者付出了高得多的代价;虽然中国保住了大后方,建立了抗日根据地,但大多数失地是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才收复的。

   在全国军民浴血奋战的同时,认贼作父的,充当汉奸走狗的,“曲线救国”的,“吃摩擦饭”的,以外敌作筹码的,发国难财的,苟且偷生的,战后为自己洗刷的,美化日本的殖民统治的,虽然总是极少数,但人数并不少。相比之下,日本人中为中国和盟国效力的,公开或秘密反战的,消极对待或逃避战争的,比率要低得多。

   我们还必须面对这样的现实:

   作为当年战败国的日本,早已在废墟中崛起,经济实力不仅已执亚洲牛耳,而且已跻身世界前列,成为“西方七国”不可或缺的成员。作为民族象征的天皇依然存在,日本式的民主政体趋于成熟,除了北方四岛外保持了领土的完整,还要染指历来属于中国的钓鱼列岛。凭借强大的经济后盾,在联合国的影响日益扩大,并能问鼎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在对付阪神地震这样不可抗拒的天灾时,日本人所显示的不仅是富厚的物质基础,而且是惊人的精神力量。而作为战胜国的中国,至今还没有完成国家的统一;虽拥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大权,却常常只能用之于投弃权票;人均国民产值不仅远低于日本,而且还有数千万人没有解决温饱,以至只能将“世界第三”视为洋人设计的荆棘桂冠。

   在“以德报怨”地放弃了数百上千亿的赔款之后,不得不为数亿元的贷款看日本人的白眼,为一笔小小的援助大唱“中日友谊”的赞歌,对一批并没有真正承认战争罪责、吸取历史教训的日本政要一相情愿地“向前看”。

   我们更要想想未来:

   再过50年,当我们庆祝抗日战争胜利100周年时,中国人能不能与日本人过同样水准的生活?中国与日本能不能真正和睦相处?中国能不能在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和政治上与日本平起平坐?

   100年前开始的日本侵华战争,在50年前以中国的胜利而告终,但胜得勉强,胜得惨痛。50年前开始的竞争今天还在进行,但日本明显占了上风。50年以后,中国能不能打赢另一场“战争”?

  

  

  

   一些国人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时往往非常全面,古今中外、天时地利一概不漏:封建统治的影响,反动政权的腐败,一穷二白的基础,帝国主义的侵略掠夺,地理环境的不利,自然资源的匮乏,天灾的频繁,庞大而素质不高的人口,等等。由此得出的结论当然只能是:中国以往的落后事出有因,今天的落后情有可原,将来的落后在所难免。

   但是在日本的事实面前,这一切论据都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且不必说中国在历史上曾经如何强盛,日本人又曾经如何唯中国马首是瞻,就说实行明治维新时的日本,至多只能说与中国在同一起跑线上,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日本未尝没有历史的包袱,同样受到过西方帝国主义的侵略,日本的门户也是被外国的军舰打开的,也曾与外国签订过不平等条约,并让外国人享受过治外法权。

当时日本国小民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葛剑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swnow.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mswnow.com/data/117796.html

3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手机版app下载_凤凰彩票app下载 258彩票注册送38_最新注册入口 金冠彩票app_金冠彩票app下载 奖多多 盈盈彩 盈盈彩 聚盛彩票 吉祥彩票